星空体育官网

遇见设计师(十九)|工业设计手绘第一人——黄山手绘工厂校长梁军

动态 2019.09.25

 梁军

2006年创建黄山手绘工厂

借笔建(jian)模教学体系创始人

光华龙(long)腾奖(2016)中(zhong)国设计业(ye)十大杰出青年

擅长产品创新设(she)计(ji)、设(she)计(ji)表达



获得奖项:

2009 全国高校美术教育名师奖  
2010 创意中国•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展银奖  
2010 全国青年设计教育成果奖 
2010 “古铜杯”创意铜陵设计大赛金奖、优秀奖  
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展银奖1项、铜奖1项、入选3项
2011 第二届“全国高校美术教育成果奖”  
2012 第四届安徽美术作品大展•艺术设计展入选2项 

2014 第五届中国高校美术作品学年展“优秀指导教师”
2015 安徽省第四届大艺展教育科研论文2等奖
2015 获2015光华龙腾奖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 
2016 获2016光华龙腾奖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


设计手绘对于设计师的作用

就相当于作家写字

 

 

 

上品工业君:您被称为工业设计手绘第一人,有没有人质疑过您的作品是在炫技?您觉得设计师应该如何平衡过份追求炫技和解决实在的问题两者的关系?

 

梁(liang)老师:其(qi)实这个不(bu)是问题,如果有(you)质疑这个问题的情况(kuang),那只能(neng)说明(ming)还没(mei)有(you)太明(ming)白工(gong)业(ye)设计(ji)手(shou)绘的作用,以及工(gong)业(ye)设计(ji)手(shou)绘教育培训(xun)存在的意义。

如果以培养作家(jia)做类比,优(you)秀作家(jia)应(ying)(ying)该具(ju)备的(de)基(ji)本素质是会(hui)用(yong)手(shou)写字(zi),会(hui)用(yong)软件打字(zi),知道(dao)怎(zen)样(yang)去(qu)写作,能(neng)将书出版出来,还能(neng)畅(chang)销(xiao)。而(er)设(she)(she)计(ji)师应(ying)(ying)该具(ju)备的(de)基(ji)本素质是会(hui)设(she)(she)计(ji)手(shou)绘、会(hui)软件表达(da),知道(dao)怎(zen)样(yang)去(qu)做设(she)(she)计(ji),保(bao)证设(she)(she)计(ji)能(neng)生(sheng)产出来,产品还能(neng)畅(chang)销(xiao)。

那么(me),其实设计(ji)手绘对于设计(ji)师(shi)的(de)(de)作用就相当于作家写字(zi)(zi),能将(jiang)自(zi)己的(de)(de)思维通(tong)过纸、笔快速的(de)(de)纪录下来,并让人看懂,如果再能让人看得赏心悦目那就更(geng)好。作为(wei)教(jiao)写字(zi)(zi)的(de)(de),如果你自(zi)己都不能将(jiang)字(zi)(zi)写到“赏心悦目”,那还谈(tan)什(shen)么(me)教(jiao)写字(zi)(zi)?所以,不存在“炫技(ji)”,够“炫”只是保证能教(jiao)好学生的(de)(de)基(ji)础。

而作为设(she)计师,要(yao)搞懂的(de)(de)是(shi)设(she)计手绘不是(shi)拿来看(kan)的(de)(de),而是(shi)拿来用的(de)(de)。这个用,就是(shi)能将自己的(de)(de)思维快速、完整(zheng)表达(da)出来,并让他人看(kan)懂、读(du)懂你的(de)(de)设(she)计。如(ru)果没有达(da)到这个功能,那就是(shi)在炫技(ji),这(zhei)一点,我们在(zai)教学过程(cheng)中也是反复(fu)强调的。

在设(she)计手(shou)绘(hui)的教(jiao)学中(zhong),我们要帮助学生解决的问题(ti)是如何(he)把字写好(hao)(hao)、写漂亮,能顺畅纪录(lu)、表达自己的思(si)维。但是要清楚,字写得再好(hao)(hao),充其量也(ye)只是一个书法(fa)家,不(bu)是作家。

上品工业君:有的学生喜欢工业设计,却在报考的时候因为选择了服从分配,被调剂到了其他的专业,毕业之后毫无设计基础却依然想做设计,您觉得毫无设计基础的学生毕业之后还适合做设计么?对此您有什么好的提议么?

梁老(lao)师:我一直认为(wei),工(gong)业(ye)设(she)计(ji)的(de)内核是发(fa)现、评估问题(ti),并通过整合、协调、换位去(qu)解(jie)决(jue)问题(ti),手(shou)(shou)绘、软件、工(gong)艺、美学(xue)等(deng)等(deng)专(zhuan)业(ye)知(zhi)识,只是帮助我们去(qu)实(shi)现这(zhei)一目标的(de)手(shou)(shou)段或工(gong)具。而发(fa)现、评估、解(jie)决(jue)问题(ti),并不是工(gong)业(ye)设(she)计(ji)师(shi)的(de)专(zhuan)利。

如果说得再理想(xiang)化一点,我们都是(shi)在生(sheng)老病死的(de)人生(sheng)历程中(zhong),在轮流更替的(de)自(zi)然规律(lv)中(zhong),在瞬(shun)息万变(bian)的(de)社会发展中(zhong),在日新月异(yi)的(de)技(ji)术革新中(zhong),去(qu)感悟生(sheng)命的(de)含义(yi),抗争于(yu)现实与憧憬之间的(de)差异(yi),再带着无限的(de)希望去(qu)设想(xiang)、去(qu)计划、去(qu)创造,从(cong)而输出(chu)生(sheng)命的(de)意义(yi)。

只要(yao)具(ju)备发(fa)现问(wen)题、评估(gu)问(wen)题、解(jie)决问(wen)题能(neng)力(li)的人(ren)都是(shi)设计(ji)师,在这个时(shi)代,每一个人(ren),也(ye)都应该是(shi)一名优秀的“设计(ji)师”。而(er)没有具(ju)备这些能(neng)力(li)的人(ren),即(ji)便你学了工业(ye)设计(ji),也(ye)并不是(shi)合(he)格的设计(ji)师。

所以,如果真的是热爱专业的人,可以先对自己做个评估是不是具备这些能力。如果具备,那就拥有了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核心素质,剩下的就是反补专业知识了。而且,如果是真热爱,反补专业知识的渠道有很多,在今天在这样一个知识爆炸、学习渠道与资源丰富、机会如此多的时代,不太存在想学学不会的情况。如:本科时可以旁听、辅修工业设计课程,与工业设计专业学生组队进行创新与创业项目训练;本科毕业后选择跨考工业设计硕士研究生;可以参加系统的专业知识培训;可以去工业设计设计公司实习,等等等等。

另外,在学(xue)科边界(jie)日趋模糊的(de)(de)(de)今天,具备跨学(xue)科专业(ye)(ye)(ye)背景(jing)的(de)(de)(de)人从(cong)事工业(ye)(ye)(ye)设计(ji),其实(shi)还(hai)拥(yong)有工业(ye)(ye)(ye)设计(ji)专业(ye)(ye)(ye)背景(jing)的(de)(de)(de)人不具备的(de)(de)(de)跨界(jie)优势,这种(zhong)优势可能会(hui)迸发(fa)出不可预测的(de)(de)(de)化学(xue)效应。我们近几年的(de)(de)(de)学(xue)生中,跨专业(ye)(ye)(ye)的(de)(de)(de)学(xue)生也越(yue)(yue)来越(yue)(yue)多(duo),我相当期(qi)待(dai)这批人才未来給工业(ye)(ye)(ye)设计(ji)行业(ye)(ye)(ye)带来的(de)(de)(de)发(fa)酵。

工业设计教育

越来越难匹配社会与企业需求

 

上品工业君:毕业的学生都有这种感觉,在学校学到的东西都是老师教的,自己的设计作品也是老师传授的,怎么才能突破现有的设计思维?

 

梁老师:突(tu)破是必然要去突(tu)破的(de),而且,不仅(jin)仅(jin)是突(tu)破的(de)问题(ti)。

现行的教育体制是(shi)有问(wen)题的,这些问(wen)题不管(guan)是(shi)设计教育工作(zuo)者、学生、企业(ye)、设计师都(dou)能意识到,我曾经连写了3篇(pian)《工业(ye)设计教育,到底(di)怎么了?》的系列文章(zhang),从(cong)体制、教师、教学、学生、企业(ye)角度分(fen)析过(guo)这个(ge)问(wen)题。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大部分情况下,高校所教的知识已经存在滞后于社会发展的情况。如果不突破,工业设计教育会越来越难匹配社会与企业需求,如果仅仅是靠老师教,如工业设计专业学生会难以适应岗位要求,设计人才的供需会严重错位。

作(zuo)为学生,要(yao)提升(sheng)能(neng)(neng)力(li)、突(tu)破瓶(ping)颈不(bu)能(neng)(neng)等(deng)到(dao)毕业那天再去突(tu)破。在(zai)(zai)大学期间就(jiu)不(bu)能(neng)(neng)把自己局(ju)限在(zai)(zai)校园的(de)(de)(de)(de)“象牙塔(ta)”以及学校传统(tong)的(de)(de)(de)(de)教学里。在(zai)(zai)保障学好学校课程的(de)(de)(de)(de)基础上,低年级可以通过(guo)参加培训(xun)与(yu)设计竞赛去夯(hang)实(shi)基础、拓(tuo)广眼界;高年级可以通过(guo)实(shi)习、游学、参与(yu)行业交流等(deng)方式去进(jin)一步了(le)解行业发展(zhan)动态(tai),进(jin)而(er)反思自己的(de)(de)(de)(de)不(bu)足,在(zai)(zai)毕业前尽可能(neng)(neng)的(de)(de)(de)(de)补齐短板(ban),才(cai)能(neng)(neng)在(zai)(zai)毕业时最(zui)大程度匹配社会与(yu)企业的(de)(de)(de)(de)需求(qiu)。

“万物莫不有规矩”

 

上品工业君:您常常教育学生要懂“规矩”,这个规矩是指什么??

 

梁老师:既有社会的(de)规矩(ju),也有自己(ji)的(de)规矩(ju)。

《韩非子》中说“万物莫不有规矩。”懂规矩、守规矩,不是要将自己陷入被限制的各种条条框框,而是更好帮助自己成长。懂社会的规矩,是帮助自己去搞懂社会运转规律,从而更好的融入社会、团队;守自己的规矩,是帮助自己去把握好自己的成长节奏,从而更好的认清自己。

说实话,这(zhei)么多年看到过不少 “心高气傲”、“投机取巧”的人(ren),藐视规(gui)(gui)矩(ju)、践踏规(gui)(gui)矩(ju),其结果要不就(jiu)是在(zai)现(xian)实中撞得头(tou)破(po)血流(liu),要不就(jiu)是在(zai)成长(zhang)(zhang)过程(cheng)中拔苗助长(zhang)(zhang)。

人(ren)成长得过程其(qi)实是一个修(xiu)行(xing)的过程,我们要先去(qu)(qu)寻(xun)规(gui)(gui)(gui)、循规(gui)(gui)(gui),如(ru)果真有(you)能力,再(zai)去(qu)(qu)优规(gui)(gui)(gui)、破归。不(bu)去(qu)(qu)懂规(gui)(gui)(gui)矩(ju)、守规(gui)(gui)(gui)矩(ju),即便(bian)眼前“得利(li)”,其(qi)危害其(qi)实是后(hou)患无穷,因为“德不(bu)配位,必有(you)灾殃”。

“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我经常跟学生讲“规矩”,是期望他们能踏踏实实的成长,这个行业需要做实事的人。

寻找到适合中国的工业设计发展道路”

 

上品工业君:您觉得中国的工业设计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梁老师:这个问(wen)题(ti)很(hen)大也很(hen)有(you)意思(si),我(wo)自己也经常在想这个问(wen)题(ti),很(hen)难在现在说出一个标准答案(an),如果非要有(you)一个答案(an)的话,那就是“寻找(zhao)到适合中国(guo)的工业(ye)设(she)计发展道路”。

工(gong)业设计在(zai)中(zhong)国的发展(zhan)与共(gong)产(chan)主义在(zai)中(zhong)国的发展(zhan)极(ji)其相(xiang)似(si),陈独秀1901年(nian)(nian)、李(li)大钊1913年(nian)(nian)先后(hou)东渡日本,学习到民(min)主思想,回国后(hou)布道、宣(xuan)教(jiao),进(jin)而(er)唤(huan)醒民(min)族精神(shen)。“南(nan)陈北(bei)李(li)”拉(la)开了(le)一个(ge)历史序(xu)幕(mu),而(er)在(zai)他们之后(hou),一批批留学再归国的学子、扎(zha)根本土(tu)的热血志士,继(ji)续了(le)一个(ge)世纪(ji)(ji)关(guan)于共(gong)产(chan)主义思想本土(tu)化、拉(la)近民(min)族差(cha)距的“救(jiu)国”、“兴国”思考。忍辱、舐(shi)伤(shang)、师夷(yi)、长技、御辱、曲折、反思、复(fu)兴,就是自19世纪(ji)(ji)的中(zhong)华老(lao)帝国被揍得快残废(fei)后(hou),这个(ge)国家、民(min)族百年(nian)(nian)间(jian)的“救(jiu)国”、“兴国”进(jin)程。

在这(zhei)一(yi)进程中(zhong),忽悠(you)的(de)、复辟(pi)的(de)、割据的(de)、媚(mei)外的(de),都(dou)输了(le)。而真(zhen)正怀(huai)揣救国(guo)救民(min)理想,并能(neng)审时度(du)势、因(yin)地制宜,多样但(dan)不割据、受援(yuan)但(dan)不骨软、师夷(yi)不媚(mei)外的(de)共产党,找到(dao)了(le)一(yi)条适合中(zhong)国(guo)的(de)共产主义道路,取(qu)得了(le)胜利。

在(zai)这样(yang)一(yi)个大(da)(da)的(de)历史(shi)进(jin)程与(yu)物竞天(tian)择的(de)规律里,大(da)(da)到(dao)(dao)民族,小到(dao)(dao)一(yi)个专业恐怕都难以跳出这个规律,冥冥中好像有一(yi)只手在(zai)指(zhi)挥着我们,也(ye)让(rang)人感慨万千,因为工(gong)业设(she)计发展到(dao)(dao)今天(tian),与(yu)这一(yi)进(jin)程的(de)初始阶段极(ji)其相(xiang)似(si)。

改革开放之初,以柳(liu)冠中(zhong)老(lao)师、张福昌老(lao)师为(wei)代(dai)表的第一批(pi)“引路人”,先(xian)后(hou)(hou)奔赴德、日等国留(liu)学,回国后(hou)(hou)成为(wei)第一代(dai)工(gong)业设计“拓荒者(zhe)”与“布道者(zhe)”,二位老(lao)师,也被今天的业界尊为(wei)“北柳(liu)南张”。

在这之后,也拉开了(le)工业(ye)(ye)设(she)计(ji)本土化(hua)、缩小与国(guo)(guo)(guo)(guo)外差距的(de)(de)发(fa)(fa)展序幕。一批(pi)批(pi)设(she)计(ji)师走出了(le)国(guo)(guo)(guo)(guo)门(men),问道、从(cong)业(ye)(ye)、求学,让世(shi)界(jie)看到了(le)中国(guo)(guo)(guo)(guo)的(de)(de)工业(ye)(ye)设(she)计(ji)力(li)量(liang),再陆续(xu)归国(guo)(guo)(guo)(guo)返哺(bu)中国(guo)(guo)(guo)(guo)工业(ye)(ye)设(she)计(ji)。一大批(pi)根(gen)植(zhi)于中国(guo)(guo)(guo)(guo)本土的(de)(de)设(she)计(ji)力(li)量(liang),在思考中国(guo)(guo)(guo)(guo)工业(ye)(ye)设(she)计(ji)的(de)(de)生根(gen)、成长。一大批(pi)优秀的(de)(de)教师,在探索中国(guo)(guo)(guo)(guo)工业(ye)(ye)设(she)计(ji)的(de)(de)发(fa)(fa)芽与孕(yun)育。

到今天,可(ke)能需要(yao)思考(kao)的(de)是:

从发展进程来看(kan),师夷(yi)、长技,我们(men)到今天(tian)究竟完(wan)成得如(ru)何(he),该如(ru)何(he)反思去避免(mian)不必要的(de)(de)曲折,在(zai)经济、文化、产业全球(qiu)化的(de)(de)今天(tian),又该如(ru)何(he)抵御不一样的(de)(de)“侮”,并随着民族的(de)(de)复兴而振兴。

从本(ben)土(tu)化与差(cha)距来看,中(zhong)国的(de)(de)近(jin)现代史已经告诉了(le)(le)我(wo)们,其实解(jie)决的(de)(de)关(guan)键在于“差(cha)异”。现实存在的(de)(de)差(cha)距,决定了(le)(le)我(wo)们要“师夷”;但是(shi)中(zhong)外的(de)(de)差(cha)异,决定了(le)(le)只有(you)“长(zhang)”出适宜本(ben)土(tu)的(de)(de)“技”,才能得(de)“天下”;恰恰,只要解(jie)决了(le)(le)差(cha)异的(de)(de)问题,就自(zi)然(ran)拉近(jin)了(le)(le)差(cha)距。

中国工业设计发展近40年了,特别是从2006年十一五规划以来,发展极其迅速,但到今天其实还是存在不少忽悠的、复辟的、割据的、媚外的。所以,就这个问题,我认为首先行业自身要务实、正心,“师夷”以缩小差距,“反思”以分析差异,找到适合中国的工业设计发展道路,探索这个道路的过程就是发展趋势。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

我们怎么赋予设计生命力

 

上品工业君:设计本身有没有生命力? 会不会随时间茁壮,或者腐败?

 

梁(liang)老(lao)师:设计本身当然(ran)有生命(ming)力(li),如果没有生命(ming)力(li),今天就不(bu)需要人来做设计了,全部(bu)都(dou)用(yong)像(xiang)阿(a)里(li)的“鲁班”那样的软件来完成这个(ge)工作就可以了。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们怎么赋予设计生命力,又应该赋予设计怎样的生命力。“鲁班”那样的软件其实給全体设计师敲响了一个警钟,如果只是基于理性的数据分析,再运用各种不同的模版来生成所谓的设计,那这个工作在工业设计领域有一天也可能会被软件所替代,真到那个时候,工业设计师该何去何从?

自古以来,科技与技术一直在进步,而人性与人心永恒。在未来,真正有生命力的设计是能够调和世界、温暖社会的设计,这种设计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软件还做不到;有生命力的设计师也应该是有社会责任感,从人性与人心角度能去触摸用户心理的设计师。

不能调(diao)和世界、温暖社会的设(she)计会腐败,没有(you)社会责任感、冷漠自我的设(she)计师(shi)也必(bi)然会被淘汰。